<meter id="vlzjr"><del id="vlzjr"><em id="vlzjr"></em></del></meter>

        <listing id="vlzjr"></listing>
        <dfn id="vlzjr"><ruby id="vlzjr"><form id="vlzjr"></form></ruby></dfn>

        <dfn id="vlzjr"></dfn>

            <dfn id="vlzjr"></dfn>

            <meter id="vlzjr"></meter>
            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专网通信”爆雷后的泽达易盛:年报被非标,董事长协助调查,1亿理财资金流向何方?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31 23:13:47

            ◎围绕2021年年报本身,泽达易盛同样问题重重,疑窦难消。

            ◎对泽达易盛而言,除了支付预付款却拿不回实物资产外,还面临着自己交付的设备收不回来货款,一入一出,恐成一场空。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每经实习记者 杨卉    杭州、北京报道    每经编辑 张海妮    

            从高光走向困境,泽达易盛(688555,SH),何以至此?2020年6月,泽达易盛登陆科创板,上市第二天,盘中创下了85.99元/股(前复权,下同)的历史最高价。但不到2年的时间,公司却走向了内控不力、涉嫌信披违规、2021年年报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董事长及董秘协助有关机关调查的境况。公司股价也一路下滑,5月13日,一度探至11.94元/股,市值仅剩约10亿元。

            围绕2021年年报本身,泽达易盛同样问题重重,疑窦难消。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地实地走访发现,与泽达易盛有涉的不少公司中,有的在登记地址查无此企,有的将被注销。此外,公司旗下1亿元理财资金,也被会计师认为未能“确认资管计划的商业实质及余额的存在和计价”。

            5月27日,记者前往泽达易盛,公司员工表示“董事刘雪松目前负责公司业务,不过不在公司,证券部相关对接人士正在开会,不便出来。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5月29日,记者又向泽达易盛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回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问题年报”审计扫了哪些雷?

            从新三板到科创板,泽达易盛的IPO之路,耗时多年。公司主营业务从医药监管信息化起步,陆续拓展到为上游医药生产企业提供质量控制信息技术服务、为下游医药流通企业提供溯源追踪,并延伸应用到源头的农业种植领域。

            从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数据来看,泽达易盛的各项财务指标出现了大幅下降。

            2021年年报披露,2021年公司营收总额为3.29亿元,同比增28.67%,但净利润(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为0.46亿元,同比下降42.93%,扣非后净利润为0.39亿元,同比下降35.89%。2021年末负债3.23亿元,相较2020年末增长179.68%。?

            到了2022年一季度,同比数据出现了更大幅度的下降。2022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仅为0.03亿元,同比下降90.68%,净利润为-0.19亿元,同比下降298.64%,扣非后净利润为-0.19亿元,同比下降348.07%。公司的负债从2021年末的3.23亿元,攀升至2022年一季度末的3.56亿元。

            登陆科创板还不满两年,业绩就大幅下滑,泽达易盛的解释是,2021年,公司加大了在医药智能制造等战略新方向相关产品和技术的研发与市场业务的开拓。同时,竞争对手也正紧锣密鼓地布局该领域。因此,公司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等期间费用增长较快,导致公司2021年度净利润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然而,2021年年报反映出来的问题并不仅仅只是业绩下滑,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同时保荐券商出具的相关核查意见也披露了多笔问题交易。公司时任独立董事郭筹鸿拒绝对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进行担保。

            这份年报中,中介机构到底扫到了哪些雷?问题年报的问题又在哪里?

            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问询函专项说明》中提到,年审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主要是无法确认相关资产的存在以及相关交易的商业实质,其中包括报告期末,涉及账面1亿元的资管计划;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向5家客户销售服务器和保密数据链储存终端的交易;两笔预付款交易及服务器托管变更和服务器权属问题等。?

            1亿元委托理财去哪儿了?

            在资管计划的事情上,泽达易盛也收到了监管问询函。

            2021年12月27日,上市公司披露与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沅资产)签署资产管理合同,委托理财规模合计金额50亿元。

            上交所立刻发问询函,“50亿元远超2020年4月7日股东大会授予董事会3亿元的投资理财额度”,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合同签署有无经过股东大会审议,说明所履行的相关决策程序及决策人等情况。

            泽达易盛其后回复称,50亿元的委托理财规模,是循环累计投资50亿元,而且此前公司及子公司向鑫沅资产申请将鑫通1号(鑫沅资产鑫通1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及鑫福3号(鑫沅资产鑫福3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委托财产分期缴付的总规模调整至8000万元及4000万元。

            不过因为此事,泽达易盛及其董秘应岚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然而,从年报以及中介机构的核查报告来看,出问题的也正是该资管计划。

            2021年年报披露,泽达易盛1.2亿元自有资金委托理财中,未到期余额为1亿元。年审会计师表示,“我们未能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认资管计划的商业实质及余额的存在和计价。”

            为何难以确认余额的存在?

            保荐券商东兴证券在现场检查报告中披露,鑫通1号和鑫福3号有1亿元资金投给了杭州和鑫商盈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和鑫商盈)。

            启信宝显示,和鑫商盈成立于2020年12月25日,注册资本13000万元,实缴资本显示无数据,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浙江鑫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钰科技),持有7.69231%份额;其他合伙人为鑫沅资产,持有76.92308%份额,浙江彩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达通信),持有15.38462%份额。

            和鑫商盈企业图谱。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此外,泽达易盛的办公地址,以及鑫钰科技、彩达通信的注册地址均在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号。5月27日,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教工路1号的数源软件园,并与园区招商办、园区内相关企业交流核查后,仅找到了泽达易盛的办公室地址,并没有发现鑫钰科技、彩达通信的身影。?

            记者注意到,鑫钰科技、彩达通信的股东均为浙江彩策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90%的自然人丁国安。

            彩策通信股东、投资情况。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5月3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丁国安,当记者表示,根据公开披露的地址,未能找到鑫钰科技和彩达通信两家公司的办公地址时,丁国安回应称,“我们肯定有场地的,没有场地怎么开公司?”

            另外,对于公司和泽达易盛合作的情况,他表示:“具体和上市公司关联的东西,我们不好随便表态,你们要和上市公司进行对接沟通。”

            而更蹊跷的是,和鑫商盈对外投资了2家公司,分别为杭州钥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钥钰)和杭州厚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厚盾)。这两家公司同样与泽达易盛勾连甚深。

            投资迷踪:谁的腾挪术?

            东兴证券对泽达易盛的专项现场检查报告显示,杭州钥钰的法定代表人为陈艳,其同时也是浙江观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滔智能)的法定代表人。

            泽达易盛一方面通过资管计划间接投资杭州钥钰,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又向观滔智能采购设备。更关键的是,泽达易盛近4500万元的设备采购款早已预付,但观滔智能还剩下价值约3600万元的设备却迟迟未到位。按照合同约定,也已超过交付时间。

            观滔智能尚欠价值约3600万元的设备未交付。图片来源:问询函回复截图

            另外,观滔智能的董事之一为颜志红,也和泽达易盛实控人之一刘雪松存在合作关系:其在刘雪松任法定代表人的苏州浙远自动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浙远)任董事。此外,两人还同在上海远跃制药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远跃)任股东。

            泽达易盛招股意向书附录(一)显示,苏州浙远2013年、2014年是泽达易盛全资子公司的供应商,而且泽达易盛对苏州浙远有投资,对苏州浙远具有重大影响。泽达易盛招股书显示,苏州浙远、泽达易盛同为上海远跃股东,分别持股80%和17.5%。

            5月25日,记者前往观滔智能办公地址。根据启信宝披露的地址,记者注意到现场挂牌显示为浙江长三角生物医药国际合作孵化器,其中涵盖近20家公司,包括观滔智能,不过孵化器内的员工表示,“观滔智能的人不在此处办公”。

            5月25日,观滔智能披露地址,实际为浙江长三角生物医药国际合作孵化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而资管计划通过和鑫商盈投向的另一家公司杭州厚盾,注册资本为15000万元,实缴资本具体数据无显示,和鑫商盈持有66.67%股权。杭州厚盾的经营范围包括机器设备、金属材料、建筑材料、装饰材料、办公设备、电子元器件、电子产品、家用电器等。

            为何投向这两家公司?在与记者电话交流时,丁国安表示,这两家公司的投资,其不是具体经办人,之所以当时考虑投资入股,现在说不上来。

            但根据此前《资产管理合同》披露,资管计划的产品类别主要是固定收益类单一资产管理计划;主要投资方向为中国证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认可的具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或产品,包括但不限于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基金;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央行票据等。但从上市公司披露的实际投向来看,与此前披露出现明显不符。

            而更值得探究的是,谁主导了1亿元的资管资金投向?投向的企业和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之间,究竟有哪些利益关联?

            对泽达易盛而言,除了交出预付款却拿不回实物资产外,还面临着自己交付的设备收不回来货款,一入一出,恐成一场空。

            2021年度,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向北京中科路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路创)、金桥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网络)等5家公司销售服务器及保密数据链储存终端,截至年度报告出具日上述交易形成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合计5818.33万元(其中中科路创2846万元、金桥网络2972.33万元),公司表示存在应收账款无法回收的风险。

            问询函回复显示,中科路创成立于2018年7月18日,注册资本1亿元,实际认缴出资金额为0元,股东为尹立彬、王磊。值得注意的是,问询函回复显示:该公司已于2022年4月10日办理了注销手续。

            根据启信宝的信息,中科路创于2022年3月19日发布简易注销公告。

            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根据5月7日公司发布的注销备案公告详情,中科路创已决议解散,拟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请债权人自公告之日起45日内向清算组申报债权。

            图片来源: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截图

            5月1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探访了该公司公布的清算组工作地址(同时也是其企业住所)的“北京市东城区粉厂胡同57号2号楼4层401室”。

            记者来到粉厂胡同后,并未见到显示“57号”的多层建筑。一位自称在粉厂胡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刘大爷告诉记者,从不知道57号还有个“2号楼”。在刘大爷及粉厂胡同多位居民的带领下,记者最终找到了57号。

            据居民介绍,57号只有两栋建筑,一栋是酒店、一栋是医院。记者与酒店工作人员及东城区天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确认,“粉厂胡同57号”确实只有酒店和卫生服务中心。酒店改造前虽有家公司,但名称与中科路创并不相符,且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至于卫生服务中心,搬到该地也已有13年。多位居民均表示,并不知道这里有中科路创这家公司。

            5月11日,中科路创注册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粉厂胡同57号”,记者只看到一栋是酒店、一栋是医院。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杨卉 摄

            5月31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中科路创清算组联系电话和债权申报联系电话,接线人称其为中科路创负责财务的员工,并表示公司目前已经不再运营。至于此前的运营及办公地址,该人员表示是在酒店(酒店平层上的房间)内,但酒店方面并不清楚这一情况。至于问询函回复中提到的回款,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应由公司负责人(尹立彬)来回答。?

            5月31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通了中科路创股东尹立彬的电话。谈到与泽达易盛的交易及回款等具体事项时,尹立彬称此前跟泽达易盛已达成共识,具体还是通过那边了解,怕回复口径与他们不一样。不过,在记者追问公司的实际办公场所时,尹立彬却表示粉厂胡同只是公司的注册地址,但并不在此实际办公,公司注销后办公场所已经撤了。

            企业注销,应收账款是否形成坏账?5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送邮件给泽达易盛,不过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应。

            “专网通信”爆雷风波影响几何?

            3月18日,泽达易盛突发公告宣布,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应,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应岚正在协助有关机关调查,但并未披露具体的调查案由。

            消息一出,二级市场当日股价大跌。3月18日到5月30日,泽达易盛股价下跌42.11%。

            5月27日下午,记者实地前往泽达易盛位于杭州的办公地点,在数源软件园12幢,泽达易盛的办公楼层仍不时有员工进出,记者就采访事宜和公司工作人员沟通,希望向刘雪松和证券部相关人士进一步了解情况,前台工作人员称刘雪松当日不在公司,证券部在开会,不方便出来,其同时表示,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另一方面,2021年“专网通信”爆雷案对泽达易盛的影响也仍然存在。2021年8月20日,泽达易盛因媒体报道公司涉及专网通信业务收监管工作函。

            年报中披露的计提坏账准备中,主要包括了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由于该公司已停止运营,泽达易盛100%计提了该公司的338.30万元坏账准备。

            此前,泽达易盛在招股书中介绍,公司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有多年的合作,2017~2019年相关公司均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而2021年,专网通信案涉及的相关上市公司陆续爆雷,泽达易盛2021年三季报财务数据亏损面也呈扩大趋势,其中负债数据攀升至2.36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暴增至173天,相比此前增加近100天。

            专网通信爆雷案,对泽达易盛的业绩和经营层面,造成了哪些影响?记者也给上市公司发送了相关采访邮件,不过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泽达易盛 业绩披露 通信 问询函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

            妓女爽爆av